人都不许轻举妄动白秦川擦了擦身上的汗毛巾放

 不过她倒没想到,刚才和苏锐紧紧拥抱的动作,无论落在任何一个人的眼中,都是暧昧之极的表现。
 
    秦冉龙的脸皮极厚,好不容易抓住这么一个能够揶揄连长和姐姐的机会,他怎么可能放过:“姐,你也别不好意思,我理解,我都理解,人之常情嘛!你想想,你孤身一人那么多年,肯定空虚寂寞冷对不对?一遇到我大哥那么优秀的男人,肯定小春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对不对?大家都是成年人,互相看上了对方来个一夜情什么的也是太正常不过了。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?没有你俩的摩擦,哪有爱情的火花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现在就把你给摩擦了。”秦冉龙还想说什么,却只见到苏锐走上前来,揪住他的领子,想老鹰拎着小鸡一样,走到楼梯口,直接就给丢了下去。
 
    秦冉龙跌跌撞撞,被楼梯硌的龇牙咧嘴,这个世界终于清静了。
 
    苏锐转脸看向秦悦然,这美腿女王俏脸通红,嘴角含笑,眼中的柔波一圈一圈的绽放开来,似乎一点都不为秦冉龙的误会而担心。
 
    “扔的好。”现在的秦悦然明显和苏锐是处于统一战线的。
 
    “喂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苏锐勾勾手,示意秦悦然靠近一些。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秦悦然侧过头来。
 
    苏锐贴着秦悦然的晶莹耳垂,低声说道:“你的身材很性感。”
 
    说罢,苏锐不待秦悦然回答,哈哈大笑着离去。
 
    “真是低级趣味。”
 
    看着苏锐的背影,秦悦然微微一笑,也转身打开房门走了进去。
 
    不知为什么,听到刚才苏锐说自己性感的话,秦悦然不禁想起来刚才苏锐的小帐篷顶在自己小腹处的情形,那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很异样,完全不是语言所能够形容的。
 
    秦悦然不禁感到脸颊发烧,似乎连心脏跳动的速度都加快了一倍。
 
    对着镜子,看着自己红扑扑的脸颊,秦悦然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,然后挥了挥拳头:
 
    “不要委屈自己,秦悦然,加油!”
 
    让人生充满希望,未来终将超越想象。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134章 以示惩戒
 
    “大哥,不,姐夫,姐夫,你别走啊。”秦冉龙追在苏锐的后面,满脸的八卦神情:“快点告诉我,你是怎么把我姐给泡到手的?我姐那么强悍你都能搞定,这样太强悍了吧!”
 
    苏锐满脸鄙夷:“我至于吗?”
 
    秦冉龙会错了意,恍然大悟般地说道:“对,对,对,您不至于,您王霸之气一放,我姐就乖乖地贴上来了,母老虎瞬间变成小绵羊啊!”
 
    “你才有一身的王八之气。”苏锐真是不想理这个混蛋加笨蛋。
 
    “姐夫,你是不知道,以前在首都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想要追我姐,可我姐愣是连看都不看一眼,这次为了躲避所谓的订婚,甚至还离家出走了,当然了,沪海这边虽然也是我们的产业,但好歹我姐也表露出来了她自己的态度。但是,昨天晚上你们居然……奇怪啊,她怎么那么快就喜欢上你了呢?”
 
    苏锐非常恼火地说道:“她没上过我!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一巴掌把秦冉龙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给拍晕掉,苏锐的耳朵这才清静了。
 
    他本来想要直接去公司,但是脑海里却出现了苏炽烟那极度诱惑的身材。
 
    昨天把这个女人给如此羞辱了一番,想必她还很憎恨自己吧。
 
    苏锐冷冷一笑,叫了个计程车,便前往苏炽烟的造型室——昨天下午的事情,还没结束呢!
 
    一大早的,工作室就已经开始工作了,宁海的各种活动实在太多,来的名人们还都认准了苏炽烟的名头,因此都会选择这个地方。
 
    苏锐从小楼的一层逛到顶层,也没有看到苏炽烟的身影,反倒见到了几个经常在电影中出现的大明星。
 
    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随便拉过一个造型师问了下,原来苏炽烟已经连夜回了首都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 
    “原来如此。”
 
    苏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你以为你回了首都,就能躲得掉吗?”
 
    想到这儿,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苏炽烟胸前晃荡着的两团丰美山峦,眉毛挑了挑,便随便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与此同时,首都的一个健身房里。
 
    一个穿着紧身背心的肌肉男正在卧推杠铃,一看他就是练过多年健美的人,身上的腱子肉都已经非常有型了。
 
    不过,他的身材倒不属于很夸张的那种,不会让人一看到就觉得这种肌肉很恶心。浑身上下的肌肉群很匀称,身材也偏颀长。
 
    在这个健身房里,他是属于极受欢迎的人物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每天早晚必来锻炼,已是坚持多年,风雨无阻。
 
    经常会有穿着性感的小姑娘找他搭讪,这位帅哥倒是来者不拒,对谁都很热情,不过当别的女人有想要更深一步和他发展关系的时候,他便会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 
    此时,在他正在卧推杠铃的时候,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正在旁边利用健身球做拉伸运动,练习着身体的柔韧性。
 
    这个女人留着清爽利落的齐耳短发,带着黑色的口罩,看起来有些奇怪。
 
    她的紧身衣也是一样怪异,就像是潜水服一般,把脖子到脚踝都包了个严严实实,许多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,因为谁也不会在健身房里穿这套衣服。
 
    在女人的旁边,也有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背心的男人,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目光冷厉,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。
 
    “大狼,听说我弟弟在宁海被人打了?”肌肉男卧推着杠铃,脸上还带着笑容,似乎这样的重量一点都不让他觉得吃力。
 
    “是的,大少。”这个名叫大狼的冷峻男人点了点头,一说话有些瓮声瓮气的感觉。
 
    “我那个弟弟啊,从小就聪明,从小就光芒万丈,可是他却不知道,自己有时候会聪明过头了。”
 
    这个正在卧推杠铃的肌肉男,正是白忘川的哥哥,白家大少爷——白秦川!
 
    “二少爷的脏腑都受了不轻的伤,至少要在床上休整一个月才行,府里已经给联系了宁海最好的疗养院。”大狼沉声说道,眼中释放出危险的光芒。
 
    “那个人回来了?”白秦川放下杠铃,话锋一转,淡淡问道。
 
    大狼没有答话,沉默就代表了默认,他的眼中浮现出一个身影,那个身影,好似顶天立地。
 
    这个人影在他的脑海里一出现,大狼那肌肉遒劲的身体竟然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寒颤。
 
    白秦川正拿起毛巾准备擦擦头上的汗水,此时清楚的看到了大狼的动作,不禁玩味地笑道:“大狼,你怕了?”
 
    大狼摇了摇头,依旧不说话。
 
    白秦川一口气喝掉半瓶水,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终究还是怕了。”
 
    大狼闻言,微微低下头,身上的锐利意味有些收敛,眼光也不如之前那般精芒四溅。
 
    “这是他对我们的警告啊。”白秦川的眼睛中透出复杂难明的意味来。
 
    “我那个弟弟真是太喜欢自作聪明了,一头心灰意冷的老虎,却非要把他的斗志激发出来,这样真是太危险了,如果哪天他这样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,我肯定不会觉得意外。”
 
    大狼听了,身体轻轻一震。
 
    “白莺,你怎么看?”白秦川转而问向了那个穿着全身紧身衣的女人。
 
    “我叫夜莺。”黑衣女人冷冷说道,似乎完全不买白秦川的账。
 
    “好好好,夜莺,你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 
    “杀了他。”夜莺的声音中饱含着冷酷之意。
 
    “杀了他?”白秦川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嘲讽地说道:“好像五六年前你也没能杀掉他啊。”
 
    夜莺的大眼睛中闪动着不知名的光芒:“这一次,一定不一样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,在我没同意之前,你们任何人都不许轻举妄动。”白秦川擦了擦身上的汗,把毛巾放下,郑重地说道:“说白了,这件事情和我们并没有太大的关系,无论怎样,都不许插手!”
 
    夜莺没说话,大狼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这个该死的家伙,昨天晚上竟然真的撇下自己,去和那个叫维多利亚的女人喝茶聊天去了!
 
    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?一来办公室就呼呼大睡!这不是在影响办公室的工作氛围么?
 
    林傲雪在回去的路上都非常不爽,从昨晚到现在,她连一句话都没有说,此时看到苏锐的样子,心情似乎更差了。
 
    员工们都注视着林傲雪,看看他们的总裁会怎么对待这传言中的男朋友。
 
    许多人都在恶趣味的猜测,猜测苏锐是不是昨天晚上和林傲雪大战的太久了,今天早晨连眼睛都睁不开,不过看总裁的表情,应该也不全是这个原因,要不然总裁怎么会这般生气?
 
    林傲雪冷冷的看了一眼曹天平,说道:“让他去我办公室。”
 
    说罢,她踩着高跟鞋便蹬蹬蹬地离开了。
 
    曹天平连忙推了推苏锐:“喂,快点起来,总裁让你去她的办公室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